韩国 / 16Y

关于韩国项目

我出生在西伯利亚,这个地区长年白雪皑皑。正因如此,我非常热爱色彩。不论是在绘画作品,还是在雕塑作品中,我都利用色彩的不同组合,表达出对他们的热爱。我认为,旅行对我的生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去过中国,还周游了欧洲(芬兰、意大利、法国、挪威、梵蒂冈、立陶宛、拉脱维亚、摩尔多瓦)。不得不提到现代设计。许多国家的画家、设计师和建筑师都对我的创作产生过影响:Alvar Aalto(芬兰)、Minoru Yamasaki (美国)、Anish Kapoor(美国)、Ettore Sottsass(意大利)等等。在几年的时间里,我参观了许多国家的瓷器生产地,如赫尔辛基的 ARABIA 工厂。后来我到过阿尔托艺术,设计 与建筑大学(Aalto University School of Arts, Design and Architecture),在那里,我看到许多机会,可以将自己的创作想法变为现实,这后来也影响了我在美术学院的毕业设计。我打算将陶瓷作为我将来作品的材料。我在中国之行后就爱上了这种材料,我在当地欣赏到了当地手工艺人的作品,他们用的是简单的形式,却用完全本土的方式将它们演绎出来。我想,可以将东方风格和北欧风格进行有趣的结合,要知道,其实他们在美感上许多共同之处。那些简单的圆柱体、圆锥体、四面体既可以在芬兰、瑞典、挪威现代建筑中找到,在韩国、日本、新加坡现代建筑中他们也能体现出来。因为建筑形状通常决定了风格,只有在这个形状的空间中才能进行内饰的填充。据我观察,我们正在经历这样一个时期:跨国风格再次兴起。一般来说,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会将我们推向某一地区的特有文化,而那一地区又有其特色建筑。因此,建筑对所有形式的艺术都有很大影响。我也没有忽视这一现象的现行趋势。我尝试运用各种各样的元素,尽量谨慎对待颜色,形状,以及对形状的装饰。现在,我力求创作简单的形状,最少的装饰。

我关于韩国的印象来源于对亚洲地区国家文化原始资料的收集,在它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相邻国家对它产生了许多影响。我仔细研究了韩国在世界艺术舞台上具有代表性的独立艺术家,陶艺领域的现代和古典艺术等。韩国是一个现代化的、科技程度很高的国家,它的传统艺术仍被高度评价,并代代相传。装饰繁复的传统服饰,和谐的颜色,匀称的剪裁——这些都是我在完成毕业设计时考虑到的因素。在完成毕业设计的过程中,我意识到,在韩国文化中也经常出现一些日本文化元素(日本在 1910-1940 年间对韩国产生很大影响)。遗憾的是,我还没有去过韩国,将来一定会弥补这一缺憾。

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我避免添上清晰的标记,有意识地为观众留下想象空间。这一套作品可以根据使用它的人和它的用途进行改变。其中没有严格规定功能的物件,因为有好几个都可以用来保存茶叶或糖,因此我经常让观众自己来发现这些物件的用途,这样也不会限制他们的思维。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东方人,欧洲人,还有其他文化的居民们都可以方便地使用这套茶具。所以,我制作了一系列物件,它们可以部分地体现我作品的“跨国”特征,包含了一些亚洲文化的温和元素。

我选择了陶瓷作为作品的主要材料,从美学和实用角度来说,这是最为合适的材料陶瓷可以让我的作品的大众化得到最大程度的体现。所有物件都是骨瓷制成,为了使形变最小化(规定范围内的形变),我不得不准备了大量的辅助形状,他们是用硬瓷制成,再与骨瓷同时在超过 1250 摄氏度下烧制。茶具上釉之后,再烧制一次,之后我才开始上色。我用喷射染色器和转印法上颜料,之后再进行一次烧制,我就可以对物件表层进行装饰了。整套茶具中还有一些是托盘,是通过石膏模型制成粘土熟料的。这样我就可以降低纯色彩的集中程度。利用粘土托盘,我还可以引入第二条高度线,也就是物件底座的高度线。它还可以根据物件下面有没有托盘而进行改变,这样人们就可以根据餐桌布置而进行不同的组合了。

在完成作品的过程中我还对一些细节进行了更正。为了完善成果,我还需要比规定时间更长的时间。必须要和这些物件一起“生活”,才能发现它们的优劣之处,这在紧张的作业时间内是无法做到的。我的创作进入了这样一个阶段:我想要积极使用色彩。将来在完成不同的作品时,我会更加准确鲜明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变得更果断,当然,也更积极。

非常感谢

ARTIST

DESIGNER

ILLUSTRATOR

SULTANOVDMITRY@GMAIL.COM

+7 (988) 354 3656

BASED IN SAINT PETERSBURG, RUSSIA

ПРЕДСТАВЛЕННЫЕННЫЕ ФОТОГРАФИИ ПРИНАДЛЕЖАТ АВТОРУ ПРОЕКТА.

COPYRIGHT © 2020 BY SULTANOV DMITRII.

ALL RIGHTS RESERVED.